美视 > 围观  >  正文

48岁广州教师30年考百余证书 疯狂考证只为保饭碗

2016-11-22 16:27:40

  48岁广州教师30年考百余证书 “疯狂”背后只求不被时代淘汰可照顾瘫妻

  黄佳

  黄佳的证书。

  为了职场“安全感”,今年48岁的黄佳,30年来边工作边考了100多个证。

  这些证书,除了成人自考的大专毕业证、本科毕业证、硕士毕业证;还有各式各样的资格证书:会计师资格证、高级经济师、高级培训师……奇葩的是还有一个“证婚人”证书。

  为何考那么多证?黄佳说,他并不是为了炫耀自己的多才多艺,无非为了保住或选择一个更理想的饭碗。

  “我也没有选择,不然我也真不想考这么多证。”回首30年“人在证途”,看看一旁已经瘫痪在床13年的妻子,黄佳不由地悲欣交集。

  文、图/广州日报记者武威 实习生陈文杰

  黄佳在广州大学松田学院管理学系担任会计教师。虽然才48岁,但头发早已花白,中间也有些谢顶,挺着一个“啤酒肚”,身高1.7米,体重95公斤的他走起路来显得有些颤颤巍巍。

  考证30年

  有些证书进了博物馆

  来到黄佳租住在同德围的家,屋内的摆设显得异常凌乱,木沙发上,杂乱地堆着些书刊杂志;吃剩的橘子皮被集中放在一个塑料袋里,摆到阳台上晾干,黄佳说这是他的“自制陈皮”;饭桌上,直接摆着一个电磁炉,油盐酱醋以及各类厨具“列坐其次”。

  黄佳本来住在一栋楼梯楼里,妻子瘫痪后,为了带她上下楼方便,他们把房子租掉,换住到这间老电梯楼,两室一厅的格局,只有大房间的书柜里,放着黄佳的“宝贝”——三四十本证书。

  “原先有100多本证的,2008年,广州市博物馆搞改革开放30周年展览,我把很多本已经没用但有历史意义的证都捐给了博物馆,展览完了也没想要回来。”

  所有证书里,黄佳目前最看重那本广西大学的“农业推广”硕士学位证书,“前前后后花了5万多元来考这个证,没有这个现在当不了高校老师。”

  身为一个教会计的老师,为何去考一个农业硕士?黄佳并不掩饰其间缘由:“别的硕士对英语要求很高,农业硕士,英语考研的成绩要求只要30多分,总分150多分就可以了,我这个人,麻烦就麻烦在英语太差,可拿不到硕士学历,想进高校,门都没有。”

  “知识决定命运,但证书决定知识。”专注考证30年,“老司机”黄佳语重心长地说。

  漫漫“证途”

  不想被时代淘汰不断跳槽

  1968年,黄佳出生在广州。1985年,高中毕业后,自知“顶多考一个大专”的他并没有参加当年的高考,而是在供职于粮食局的父亲帮助下,去到粮食局,当上了一个普通业务人员。

  但烟酒不沾、口才一般的黄佳,很快发现自己并不喜欢跑业务。第二年,他转投粮食局的行政财务部门,也就是这一年,黄佳开始了考证之路。

  作为粮食局的财会人员,黄佳不得不去考会计证、珠算证等诸多专业证书。

  但随着计划经济逐渐退出历史舞台,粮食局的业务逐渐走下坡路,不想被时代淘汰的黄佳梦想成为一名高校老师。

  要去高校当老师,民办的学校要硕士学历,公办的学校都要求博士;当老师又要有基本的教师资格证,这就需要通过普通话二级乙等(80分以上)合格证书、教育心理学合格证书、教育学证书。

  黄佳说,每次考证,他都有点被逼无奈,在2013年进入广州大学松田学院前,他从粮食局跳槽,先后去了六七家公司及事业单位,这其间老婆生病,为了应付家庭困难,他又在外兼职做一些财会课程的培训导师,所有证书都是他的“敲门砖”。

  考那么多证,黄佳说自己无非是缺乏职场安全感,“除了当年进粮食局是靠我爸的关系,我在社会上没有任何背景。只有多考点证书,让大家知道我是有证的,关键时刻才会理直气壮。”

  最奇葩证

  “证婚人证”可持证上岗

  在黄佳的100多张证书中,本科毕业证和普通话二乙证书耗费黄佳最久的时间。

  1990年,黄佳通过成人自学考试,进入暨南大学会计学专业读本科,但原本4年的课程他读了12年,其他成绩都很好,但每次都因为英语成绩“卡壳”,迟迟不能毕业。

  幸运的是,2002年,教育部曾出台规定,如果英语不过关,可以用其他三门选修课的课程学分,来抵英语的14个学分,黄佳也因此顺利毕业。

  普通话二级乙等合格证书更是折磨了黄佳15年,从2000年到2015年,黄佳连考15次,直到去年才算大功告成。有很多次考试,黄佳的成绩都是79.5分、79.6分,距离80分的合格线仅一步之遥,这让始终操着“广式普通话”接受采访的黄佳气愤不已:“我本来就是广东人,为啥要求我的普通话和北京人一样标准?”

  作为考证“老司机”,黄佳深谙“60分万岁”的道理。黄佳说,他的高级经济师、高级培训师和会计学教授证书,都是在外省考上的,原因是在广东太难考了,考了好多次都通不过。

  每次去异地考试,黄佳都会站在考场前留影。黄佳说,“至少我可以拍胸脯说,这些证书都是我自己考的,不是买的。”

  如今,拥有100多张证书的黄佳顺利进入民办高校任教,他30年的考证努力,换来了他想要的结果。但黄佳的人生依旧留有遗憾。2003年,妻子突发脑溢血后中风,随后半身不遂,瘫痪在床,多年来,即使是最忙碌的时刻,他依旧坚持照顾妻子的饮食起居。“她也劝过我,对考证的事情不要太执着,但很多证,都是饭碗所需。”

  在黄佳的众多证书中,最“特别”的是一张“证婚人”证书。“如果你要结婚了,可以让我来证婚,我可是持证上岗哦。”黄佳笑着对记者说。

  “证书总算够用了”

  广州日报:考了这么多证书,对你的待遇和职业到底有哪些影响?

  黄佳:其实很多时候,是我的待遇走在了我证书的前面,比如我考到中级职称的时候,我的工资早就享受中级职称的待遇,我考那么多证书,并不是为了好玩或者炫耀,就是想保住饭碗。要有选择的话,我也情愿不考。

  广州日报:你要求自己的学生多考证吗?

  黄佳:形式上还是支持的,毕竟多一个证,被单位录取的机会就会高一点。我现在带大四的一个班,33个学生,还有一半没有找到实习单位,我也很愁。

  但我对他们还是讲实话的,一些证和知识点其实没什么用。千万不要死读书,把会计学里那些高数知识运用到实际工作里去,虽然书本都当做重点来讲,但很多都是适合美国企业的。你拿给中国老板一看,老板看不懂,还可能误导老板的判断,到时候被炒鱿鱼都不知道为什么。

  广州日报:你对学生有什么要求?

  黄佳:最基本的要求是,他们能掌握英语口语和计算机操作,这是安身立命的。

  广州日报:30年考100多个证,花了多少钱?

  黄佳:这个没有具体统计,最贵的是广西大学的那个农业硕士,学费虽然不贵,但前前后后去南宁答辩,总共也花了我5万多元。总体而言,读书、考证并不会花太多钱,现在太太的情况稳定了,用的药也比过去省了不少,加上我兼职,兼职的收入和学费差不多相抵。

  广州日报:未来还会再考证吗?

  黄佳:暂时不会了,因为现在的证书已经够用了,除非学校还要提出更多的要求,否则我不会再去考证。

编辑:小美

Copyright © 2016 www.msme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