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视 > 综合  >  正文

孩子的午餐戳中无数爸妈痛点|孩子|午餐|家长

2016-11-23 03:37:20

  很长一段时间,安徽省合肥市的卫女士都在为六年级女儿的午饭问题而纠结。

  学校里没有食堂,他们工作太忙顾不上孩子的午饭,孩子又不愿意去吃外面的“小饭桌”,只能天天在外面买着吃。她担心,孩子的食品安全得不到保障。

  在全国绝大多数城市,很多年轻的家长都面临同样的问题,上有老下有小,再加上工作的压力,这些家庭在生活中“顾此失彼”。

  “我们得赚钱糊口,只能让孩子去吃‘小饭桌’”

  程女士和丈夫在合肥市的一家国有企业上班,早上八点到下午四点是他们雷打不动的工作时间,中午没有休息时段。孩子二年级的时候,他们不得不将其送到了学校附近的“小饭桌”。

  “之前一直将孩子放在爷爷奶奶家,但是前几年爷爷去世了,剩奶奶一个人,身体不太好,不能每天接送孩子上下学并且做饭了。”她觉得,现在老人的身体不好,不能因为孩子吃饭问题再把老人身体拖垮了。

  “小饭桌”能提供午饭和晚饭,还能辅导孩子学习写作业,但程女士对此也是一肚子“苦水”。

  在她看来,让孩子在“小饭桌”吃饭实在是无奈之举,一学期2000多元的伙食费和3000元的辅导费不是问题,主要是营养问题让两口子很“揪心”。

  “基本上荤菜就是炸鸡腿、鸡翅什么的,像是菜市场直接批发的,没什么营养价值,家常的素菜就是那几样,几乎每周重复好几次,我孩子吃了几年都腻了。”每次回家,听儿子抱怨菜品过于单一, 程女士都痛在心里,却无能为力。

  据她介绍,小饭桌吃饭的人很多很挤,而汤的供应是有限的,有时候她家孩子吃完饭想喝碗热汤,可是汤已经没有了。

  程女士单位的年轻家长中,就有十几家把孩子送到“小饭桌”吃午饭,还有的孩子中午和晚上都得在那里吃饭、写作业。“小饭桌”属于私人经营,孩子连睡觉的床都没有,往往十几个孩子就挤在一间屋子里的泡沫垫上,条件相当简陋。

  “为了生存没有办法,我们得赚钱糊口,不然谁愿意让孩子天天在外面吃别人烧的午饭呢?”每天下午下班,程女士都会和丈夫一起飞奔回家,一个买菜做饭,一个去学校接孩子。

  “我也很想为孩子做一顿午饭,但工作太忙实在顾不上。”在她看来,晚上为孩子烧他最爱吃的菜,算是最大的“补偿”。

  忍痛辞去心爱的工作,只为回家给孩子烧饭

  三菜一汤,荤素搭配,孩子们按秩序取餐、吃饭、洗碗、整理卫生。看到这些,在合肥市蜀山区一家名为“乐思塾”的教育机构里,前来“探班”的二年级学生家长唐女士“松了一口气”。

  作为合肥本地为数不多、较为“高端”的教育机构,“乐思塾”的特色“午托班”很受欢迎,而唐女士就是客户之一。把孩子送到这里后,“失业”一年多的她终于可以重新工作了。

  2015年9月,唐女士辞去了合肥市某幼儿园园长的工作,在她很多朋友和同事看来,这简直不可思议。

  “我当园长才一年多,从老师到业务园长再到园长,我经历了十几年,这也是我的专业所在,内心那种纠结和痛苦,真是可想而知。”

  她当初辞职的理由很简单:“回家给孩子做饭。”

  她说,家里没有老人帮忙带孩子,丈夫经常出差,孩子刚上小学,吃饭、午休问题又“事关重大”,综合考虑之后,自己决定忍痛告别心爱的工作。

  那段时间,唐女士因为辞职的事纠结了很久,每天晚上几乎都睡不着。辞职后,给孩子做饭的单调生活让她也觉得无聊。

  “孩子读完一年级,我几乎和社会脱节了,每天就是单调的买菜、做饭,完全没有自己的生活,好像天天都在和菜打交道。”

  孩子读到二年级时,唐女士经朋友介绍将孩子送去了“乐思塾”。该教育机构的地点就设在学校门口100米的范围内,有专门老师接送孩子上下学,“午托班”把营养午餐、经典学习、生活习惯培养、健康午休融为一体。孩子们吃完饭可以统一休息,有干净卫生的被子可以盖,还可以根据兴趣选择阅读和休闲的方式。

  目前,“乐思塾”在合肥共有30个教学点,基本覆盖了全市重点名校的学区。

  “这种模式无疑和传统‘小饭桌’有较大区别,它能为孩子提供更加专业、舒适和安全的午餐和午休服务,解决了家长的时间和孩子午饭营养搭配问题。”“乐思塾”的一位工作人员称。

  此外,该机构在“午托”中还致力于培养孩子的生活礼仪和学习习惯。一位负责人表示,对于优质教师资源的选拔和培训一直是工作的重中之重,先解决孩子“温饱”问题,再解决更深层次的教育问题,也是对家长、对社会的一种负责。

  “但是每个校区外的店面都不大,收满了就不能继续再收了,因此只能解决一部分家长的困难,未来随着招生人数变多,场地、师资资源也会面临一定的挑战。”这位负责人说。

  但是,高标准的服务意味着更高的收费,2200元一学期的“午托”费、4800元一学期的“全托”费,对于部分家长来说并非是个小数目,尤其对于很多在合肥务工人员家庭来说,目前还难以负担。

  午餐统一配送:孩子吃得香,老师们跟着“忙”

  为了让包括务工人员子女在内的学生都能吃上放心午餐,今年秋季开学后,合肥市全面实施中小学午餐服务工程,学生在校就餐,午餐由企业统一配送或学校食堂制作。目前,合肥城区学校实现了午餐服务率80%以上的既定目标。

  11月11日11:30,合肥市瑶海区临泉路第二小学教室里,依次领完午饭的同学们回到座位,等值班老师点名清查完人数,同学们就“迫不及待”地开饭了。

  长方形的餐盒装着四个菜和一份饭,荤素搭配营养均衡,口味清淡。教室里摆着三个保温饭桶,同学们随时可以盛汤、加饭、加菜。

  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大多数同学就吃完了饭,五年级的张储凡同学说:“这里的饭菜比较合我胃口,菜品比外边‘小饭桌’的种类多。”

  据临泉路第二小学党委书记陈富胜介绍,从10月24日正式推行午餐配送以来,该校已经有100多名学生报名在校就餐。而在这之前,午餐问题让家长头痛不已。

  “学校附近两条主干道,中午车流量特别大,以前很多孩子一个人回家吃饭,路上特别不安全,家长大都是双职工家庭,每天中午专门接孩子回家做饭,来回要多跑4趟,精力也跟不上。”陈富胜说。

  “我和老公都是老师,在市中心上班,以前我每天上班都提前出门,买好菜带到单位,中午下班立刻骑车赶回来接孩子,等我回家做好饭忙完,孩子12点半才能吃上饭。”该校学生家长唐女士说。

  这位家长也曾将孩子送到学校附近的“小饭桌”吃午饭,后来出于食品安全考虑,还是坚持每天克服困难回家做饭。

  “每天自己的生活状态都是匆匆忙忙,中午到家以后时间很紧张,只能给孩子做一些最简单的菜吃,营养问题实在是让我头疼。”唐女士坦言,这样每天“风风火火”的日子让她身心疲惫。

  “可是生活压力太大,家里‘供’着房子还贷,光靠老公一个人收入肯定撑不起这个家。”唐女士也曾想到过辞职,但是经济压力让她断了念头。

  “孩子在家吃饭要爷爷奶奶‘哄’着才吃,还喜欢磨蹭,边吃边玩,一顿午饭吃一个多小时,就是一副‘小皇帝’做派。”一位家长说,现在孩子在学校和同学们一起吃饭,受到集体氛围的影响,那些吃饭中的坏毛病也许会改善一些。

  学校有了午饭,学生吃得开心,可是教师们的休息时间却打了折扣。“全校所有领导和老师都开始轮班值日,从学生排队取饭、吃饭、饭后娱乐和学习、休息都会全程陪护。”该校午餐工程负责人贺冬梅介绍道。

  此外,很多学校硬件条件跟不上,没有专门的食堂和学生休息的场所。随着天气变冷和用餐人数增多,孩子在教室睡觉可能会受凉,管理难度也会加大。

  “每个孩子性格不一样,午休的教室里,有的孩子比较乖,有的调皮一点,有的孩子有午睡的习惯,有的精力充沛睡不着,值班的老师就需要全力协调,打起精神管理好他们。”贺冬梅坦言,教师劳动量确实比以前有所增加,随着在校吃午餐的学生越来越多,教师额外的“负担”也会相应加重。

  “牺牲一点自己的休息时间没关系,只要努力把在校吃午饭同学管理好,让家长放心,是一个教师的职责所在。”作为一位教师,同时也是一位年轻的母亲,她认为,政府实施的午餐工程,的确解决了很多家庭的“后顾之忧”。

  不过针对多出来的工作量,也有不少校长和教师呼吁,希望政府能够加大财政投入和政策支持力度,给值班的老师和工作人员发放一定的补贴,以提高他们的工作积极性。

  原标题:孩子的午餐戳中无数爸妈痛点

  王海涵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王磊来源:中国青年报(2016年11月18日12版)

编辑:小美

Copyright © 2016 www.msme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