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视 > 聚合  >  正文

西安500名直播主播被曝欠薪,究竟这是不是虚假繁荣?

2016-11-23 04:36:56

  这两年网络直播大热,受到很多年轻人的青睐,甚至有人把在直播平台当主播当做一种职业。可最近却有人在当主播的路上,掉进了“坑”里。在帮某直播平台直播近1个月后,西安约500名主播不仅没有拿到承诺的底薪,甚至无法登录账号兑换直播获赠的礼物。近日主播经纪人在网络上曝光已经“讨薪”近1个月,至今仍没有任何进展。

  荷包蛋(网络昵称)是西安一所高校的在校大学生,也是一名直播主播。9月中旬,荷包蛋得到一份工作通知,“说是一个叫要播的平台招聘主播,每天工作2小时,一个月工作20天,完成40个小时后,就可以拿到底薪2000元,粉丝礼物可以和平台按照三七开分成,我们拿七成。”于是,荷包蛋将此消息通过微信发布,“一开始有100个人报名,后来坚持下来的有包括我在内的52个人。”就这样,荷包蛋第一次当了经纪人。

  荷包蛋说,这一次始终没有见到书面协议。9月21日正式注册开播后,中间也催过协议的事,可直到10月20日直播结束,她们始终没见到协议,连账号里的礼物也不能兑换或提现。而且直播期间被告知,每位主播需要完成相当于300元的礼物任务,很多人就要求朋友送,或者自己买让朋友送,结果现在都没了。“如果要不到钱,估计以后都很难在这行干了,因为不会有人再信任你了。”过去的近一个月,荷包蛋一直在替她召集的51名直播主播“讨薪”,但并没有什么结果。组织者:负责招募的经纪人失联。

  荷包蛋“讨薪”的对象是她的上级经纪人小雨。小雨也曾是一位直播主播,此次直播她是招聘主播西安区域的负责人,她召集了像荷包蛋一样的近10名经纪人,涉及直播主播的要求及其他事项,她会发进微信群,再让荷包蛋她们在各自的微信群里传达下去。“9月份,重庆的朋友说直播平台要招募主播,底薪2000元,我觉得条件不错。”小雨说,她通过微信联系了招募事项的经纪人周某,周某称此次是为一家经纪公司招募主播,小雨查询后,发现这个经纪公司情况与周某所说基本一致,法定代表人为朱某。

  “最后在西安招募了500名主播,这些主播的费用问题都是我协商的。”小雨说,在正式直播前她多次与周某就签订协议的问题进行沟通。而在和周某联系期间,周某称曾收到7.5万元的款项,“但他说这是他和另一联络人周某某的酬劳,并不包括我们的钱。”再后来,周某多次变换微信名称,最后将小雨拉黑失联。在与经纪公司及一位直播平台的相关负责人联系后,小雨被告知款项已转给周某,而周某可能“携款潜逃”。

  在直播渐渐成为互联网一个成熟的产业时,我们还应该留意到其实这是一个水很深的行业。除了头部的人气主播,其实还有很多二线的、尤其是刚入行的新人主播其实基本上是没有机会的,直播圈犹如一个演艺圈,在直播平台格局渐渐稳定之后,话语权自然集中在实力雄厚的工会、以及寡头直播平台手上,而留给新人主播以及意图在直播行业赚取第一桶金的经纪公司,机会越来越少了。

编辑:小美

Copyright © 2016 www.msme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