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视 > 有趣  >  正文

网约车江湖:京城“渝牌快车村”的524天兴衰

2016-11-23 04:38:33

拎着妻子灌好的热茶,丁朝全向停车的路边走去

丁朝全一天要出车十七八个小时

丁朝全贷款买了辆10万出头的东风轿车

四处弥漫的川音,家家户户飘出的花椒辣椒香味,进入北京海淀区的后厂村,总会让人有种误闯某个川渝小镇的错觉。在西北五环外的后厂村曾经以“搬家”闻名。几年前,住在这里的以搬家为业的重庆人几乎占据了整个北京搬家市场的半壁江山,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搬家村”。

几年来,后厂村的重庆人来来走走,基本上保持了千人的规模。网约车兴起后,从2015年6月7日“第一个吃蛋糕”的重庆老乡赚到了钱,这里逐渐从“搬家村”变成了“快车村”。随着网约车平台“溢价”制度渐渐收紧和奖励补贴降低,到2016年11月12日,后厂村的大部分快车司机再次转行了。前后524天的时间,胡同的茶馆曾因司机们忙于赚钱而备受冷落,如今这里的麻将的声音响得比以前更早、时间也更长了。

海淀后厂村里的“重庆森林”

40岁的重庆人丁朝全是后厂村的一名快车司机。下午5点前匆匆吃了晚饭,丁朝全套上黑色棉衣,揣一包烟,拎一壶茶,像平时一样,抓起车钥匙从后厂村的胡同里拐出,准备出车。

拐出胡同口是西北旺二街,丁朝全的车停放在这条路朝南的路侧。道路两边,还停放着数十辆渝牌和京牌的小轿车。丁朝全说,这些车基本上都是网约车。

10月底,来自北京交通大学交通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调研的最新数据显示,“滴滴出行”在北京市的总注册司机数已超过150万,丁朝全和他的重庆老乡们正是这150万大军中的一部分。

24小时的一个周期内,快车平台结算出的接单金额显示,丁朝全收入547元,刨除245元的油钱,这一天,丁朝全挣了302元。不过丁朝全还是摇了摇头:“和去年热火的时候比起来,这个数差了两三倍。”

丁朝全2015年6月注册成为一名快车司机,在此之前他开了6年黑车,更早的时候他和众多老乡一样在后厂村做搬家生意。

丁朝全印象里,从1993年开始,家乡重庆彭水县新田镇不断有村民在“探路人”的带领下一波一波涌向北京的搬家市场。上世纪90年代初,一批村民远离家乡闯荡北京干起了搬家工,本地老板出车有资源,村民们出人力领工钱。随着时间推移,最早一批积聚了人脉和市场的搬家工转型做了老板:买几辆货车,雇一批重庆老乡当工人。

此后的多年里,依托同乡关系,重庆彭水县的村民们一带一走出川渝小镇,逐步占据北京搬家市场的半壁江山。而后厂村,也渐渐成为重庆老乡们在北京的聚点,成了名副其实的“搬家村”。

据村民们自行统计,租住在“搬家村”里从事搬家工作的重庆彭水县人至少超过1000人,而搬家用的货车和面包车一度超过500辆。

“搬家村”的首个快车司机

随着越来越多的重庆人涌入北京,搬家市场的“蛋糕”不够分了。丁朝全直观地感受到,搬家行业在2008年前后出现了分水岭,有人几个月内挣了90万,在北京安家落户,有人接不到好活、开不出工人工资。丁朝全说,他属于后者。2009年前后,眼看着生意萧条,丁朝全被迫开始第一次“转型”:他卖掉了搬家用的一辆小货车,入手了一辆二手别克,专职开起了黑车。

编辑:小美

Copyright © 2016 www.msme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