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视 > 今日  >  正文

日本学者控诉侵华日军化学战罪行:我感到羞愧

2016-11-23 05:56:09

  山内正之展示大久野岛曾经作为毒气生产基地时的工厂照片。大公报记者田雯摄

  大公网11月22日讯 (记者 田雯)11月22日下午,南京大屠杀史与国际和平研究院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了“还人民一片净土——侵华日军化学战研究中日学者报告会”。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蒋立锋、日本大久野岛毒气历史研究所事务局长山内正之、日本大久野岛毒气受害者藤本安马等学者介绍了侵华日军化学战的相关研究成果。

  作为生活在广岛附近的日本居民,山内正之真切地感受到战争给人们带来的苦难。他多年来始终致力于研究日本大久野岛生产毒气的历史,此次带来了大量历史照片。据其介绍,从1929年开始,日军在岛上大量生产糜烂性芥子气、二苯基等毒气,以及炮弹、填充筒等装毒气的武器装置,在1941年达到年产1600吨毒气的顶峰。而之所以选择大久野岛,是因为这里独立隐蔽,周围无居民,并且离中国近,大久野岛曾一度在日本地图上消失。

  “生产的毒气最终要运到中国去,日军就在此建立了秘密的毒气生产基地,规模最大时有100多座工厂,身穿防毒服的工人24小时日夜不停地生产,其中还有很多青少年被强制送到岛上做工。随着制造车间温度的升高,毒气会渗透进防毒服,很多工人也受到毒气的危害,受害者患上支气管炎、肺癌等疾病,身体处于极度的痛苦中。”

  山内正之说,他与其他日本学者也走访了很多中国的化学武器受害者,痛苦折磨了他们一生,这些就是日军在华使用化学武器的证据。

  但是,在1946年的远东军事审判中,违反国际条约使用毒气的日本没有收到裁决,日本则把大久野岛上的毒气罐扔进大海,或是掩埋焚烧,隐藏和销毁证据以掩盖罪行。“我感到羞愧。”山内正之指着一幅1938年日军毒气使用命令书说道,“上面写着‘请秘密地使用毒气’,这表明日军指挥部明知是禁止的,却仍下令使用。”

  他还展示了日军在湖北省渡河作战中释放毒气和向河北省北坦村地道中释放毒气的照片,画面令人震惊,“无辜的人民躲在地道中,日军却向地道放毒气,并用棉被堵住出口。”他坚定地表示,“我要把这段历史完整地、原原本本地告诉后代,真诚希望日本向中国人民谢罪,向受害者赔偿。”

  蒋立锋认为,毒气战是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罪行的重要组成部分,如今中国境内还遗留了大量化学武器,对环境和人民健康都存在危害,但日方在销毁化武问题上表现消极。他希望,中日学者就此问题能加深交流,并敦促日方按照相关协议在2022年前彻底销毁遗留在华的化学武器。

编辑:小美

Copyright © 2016 www.msme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