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视 > 综合  >  正文

王彬:“被实习”闹剧,莫让伤害加深

2016-11-23 14:40:44

  双十一后,陕西交通职业技术学院公路运输管理专业的240名大二学生被学校安排到某快递公司西北分拣中心进行实习,每天工作10小时,报酬却仅有10元。该校发布《说明》称,西安韵达快递有限公司在未经其同意的情况下,安排该院实习学生全天在岗从事快递分拣等工作,该院已提前终止与实习企业的实习协议,实习学生已经全部返校。将制定整改措施,严肃处理相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11月22日中国新闻网)

  学生们去快递公司实习,是这所职业学校教学计划的一部分,对于公路运输管理专业的学生来说,这种安排没有问题。协议也规定,学生实习每天按照半天理论学习、半天岗位体验的方式进行。如果严格按照这一协议来践行,合理正当。可现实却是,中间有几天学生被安排全天在岗从事快递分拣工作,学生沦为廉价劳动力,好端端的实习却成了顶岗的“机械死板”工作。这表明,“被实习”的闹剧再一次在现实中上演。

  在这一事件中,学生确实是第一受害者,被学校拉到快递公司顶岗干活,就已经与正常的实习规定相违背,再加上高强度低报酬的顶岗现实,更侵害了其作为劳动者的合法权益。而且还维权无门,理性表达无法畅通,只能寄托于媒体曝光来争取权利,这也是一种深度的精神伤害。

  但是要知道,一切因果皆有报应,看似无谓的联系却是被伤害的开始。学生所受的折磨只是表面伤害,而这一折磨会在公众的思维意识上留下痕迹,这留下的痕迹会借着某一个社会价值取向侧重的点,进而变成一种无形的伤害。这伤害将影响着相关的学校和企业,被“多骨诺米牌效应”笼罩,当初的自身缺失都会成为日后损害自身的现实源起。

  学校认为安排学生从事快递分拣,并付低酬劳是快递公司单方面行为,学校不知情,并表示要整改自身缺陷。表面上看学校好像没错,还在积极改正,但真实远不如表面美好。达成的协议,快递公司单方面改变,学校如果真不知情,那为何学生会的控诉会到了媒体,而不是学校?与其说不知情,不如说学校没有与学生建立良好沟通渠道,更没有把快递公司的改变当回事,这是基本的考虑与沟通缺失。

  往深层次说,历次“被实习”闹剧都离不开“利益”这两个字眼。监管的缺陷,法律的待完善,职业教育管理的缺陷,再加上类似事件频发,这些现实短板降低了一些学校的警惕性,也实实在在的降低了拿实习生权益下手谋取利益的“现实成本”。这实质上是把学生当成一种资源,一个工具,可以换取利益的资源和工具,并进行最大化利用。

  而其换取利益的代价不仅仅是社会的指责、法律的整顿,更是失去了“为学生服务”的本心,所谓的责任也成了空谈。后面的代价就是学校伤害自身的“利剑”,这本心就是社会价值取向侧重的一个点,一旦缺失,学校其他方面的事情又如何能做好?只会漏洞百出,前景堪忧,公众的认可更加难以挽回,带来的伤害难以预计。

  同样道理,企业不去考虑实习学生的实际情况,为了双十一的暂时利益做出有违协议的事情,还大幅度缩减酬金,失去了基本的“人性化考量”。连实习生都剥削,不能正常对待,关爱员工的本心又在哪里?这背后也凸显了企业道德和社会责任的缺失。一时的利益就代替了其对道德和责任的坚守,这是企业短视,更是分不清社会价值取向的侧重点。此一时,伤害了学生,欺骗了社会,也迷失了本心,彼一时,道德和责任的缺失亦会将其推到悬崖边,重伤的定是企业本身。

  面对“被实习”闹剧事件,学校和企业这两个责任方切忌糊涂,不要对自身的缺失和公众的指责存有侥幸心理,也不要靠临时的检讨和整改来搪塞过去,这些终会被时间看清。只要本心收不回来,最起码的责任意识找不回来,那等待的就只有重大“打击”,这一点需要铭记。

  稿源:荆楚网

  作者:王彬

编辑:小美

Copyright © 2016 www.msme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