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视 > 荐闻  >  正文

解决童工问题不要“玩套路”

2016-11-23 17:38:05

  中国服装之都被曝买卖童工,涉事作坊无证无照。媒体报道,江苏常熟隐藏着一条童工链条。中介从云南等地把未成年劳力运来,这些劳力几乎无休息日。如果有人想走,老板就把身份证银行卡和手机没收,甚至使用暴力。对此,常熟官方通报,涉事作坊无证无照,工头已被依法控制。(11月21日《京华时报》

  孩子们在黑作坊里经历了怎样的苦难,我不忍复述。为了谋取利益将黑手伸向未成年的孩子,无论怎样严厉地进行谴责恐怕也不为过。并且,这并非仅仅是一个道德问题,更是一个法律问题。现行的《劳动法》、《刑法》均禁止使用童工,使用童工的企业、企业负责人可处以包括吊销营业执照以及有期徒刑的处罚。然而,法律的明确规定却似乎并未根绝此类丑陋现象,使用童工在某些地方依然存在,在服装等领域尤其严重。

  此次被曝光的江苏常熟号称“中国服装之都”,服装是当地的支柱产业,出现童工问题并不出人意料。某短视频平台发布“卧底拍摄服装厂童工”视频,通过暗访、偷拍揭露江苏省常熟市服装加工产业存在大规模使用童工现象,且工厂老板和中介已经将童工使用形成“产业链”,并在使用过程中使用暴力手段,情况极其恶劣。如果属实,说明当地的童工乱象已经到了非常触目惊心的地步。

  11月21日下午,常熟市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市内正规、形成规模的服装企业有4000多家,这些企业用工非常规范。笔者注意到,媒体报道的使用童工,甚至发生暴力胁迫等现象,应该发生在做代加工的小作坊里。这些小作坊大都没有正规的营业执照。他们通常采用“游击战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如此回复,满满都是套路:有视频有真相,事实是否认不了的,只好承认。但强调正规企业不存在相关问题,存在问题的是小作坊;同时更是特别强调了小作坊管理的难度——不是管理不到位,而是小作坊太狡猾、太难管了。

  不知道别人怎么样,反正个人认为这样的回应缺乏诚意,甚至有推卸责任之嫌。童工遭野蛮压榨,问题触目惊心,难道当地对此一无所知?媒体暗访能够发现的事情,监管部门如果发现不了,工作能力和工作效率未免令人担忧。如果有所察觉,却由于种种原因(比如地方保护、为了经济发展等等)未能及时查处,甚至选择了睁只眼闭只眼或视而不见,是否涉嫌失职失责?假如有人在其中充当了保护伞,无疑性质就更为恶劣。在某些黑色产业链条上,最可怕的是监管和权力也沦为其中的一环。

  相信不少人对此前的一个事件记忆犹新:一名14岁童工在广东佛山南海猝死引发社会广泛关注,据此前当地媒体报道,童工家属称,死者每天工作时间大概十一二个小时,可能是工厂繁重的工作导致其死亡。佛山南海人社局介入调查,查证上述公司存在招用童工事实,并作出罚款1万元的处罚。该局还称,经过调查,未有证据显示该公司存在超时加班问题。对于有网民质疑对企业的处罚偏轻,该局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处罚是依法依规作出的决定。很显然,“未有证据”无法为童工猝死交代,更无法表达解决几已成为公开秘密的童工乱象的诚意。很多问题长期无法得到根治,都与相关部门监管不力甚至故意放水脱不了干系。

  或许又有人会狡辩:这些都是“个例”,几个小小的黑子不会影响到“太阳的光辉”。可是,人类生活和社会现状,不正是由一个个“个例”组成的吗?但凡眼睛不瞎、耳朵不聋、脑子里没有“贵恙”的人,谁心里都有杆秤、谁都对现实心知肚明,知道所谓“个例”的说法不过是讳病忌医、掩耳盗铃的惯用伎俩罢了。农民袁成的儿子袁学宇在河南郑州丢失,当时只有15岁。从那一年开始,袁成和他的家人每年都要走出家门踏上寻子之路,从未间断。袁成在忍受失子之痛的同时,却把爱心播撒给了别人,每到一处砖窑只要看到年幼的孩子,他都设法解救,6年下来,已经有百余人被成功解救。农民个人就解救了上百名年幼的孩子,谁还能说这是个例?谁该为之脸红?

  解决童工问题千万不要“玩套路”。不能媒体推一推才动一动,更不能媒体推了也不动;不能只把精力放在“危机公关”上,嘴上喊得很大声,却并不见实际行动;不能试图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万不得已了才抓几个“小把戏”来平息舆论。承认问题、正视问题、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才是正确的态度和最基本的责任感。然后,就是用制度将取得的治理成果固定下来,不给丑恶以卷土重来的机会。(南方网乔志峰)

编辑:小美

Copyright © 2016 www.msme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