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视 > 荐闻  >  正文

社区老民警马长林:受爱戴的好片警是怎样炼成的

2016-11-24 00:46:24

浙江省湖州市公安局有个名叫罗师庄的辖区,管着方圆几十里地最大的外地人口聚集区。传说这里的七百多户两万余人口里,得有一万七八都是外地人。

罗师庄警务站的驻站民警叫马长林。老马今年56岁了,还有几年就要退休。这两天小孙子刚出生,他乐呵地很,一大早趁还没上班,跑到医院去看孙子。人还没来得及走,所属分局的领导后脚就来了,提着满满的慰问品,见到老马就让他放两天假。老马笑呵呵地没说什么,领导也没往下说,他们两人都习惯了——老马不会放假的。

小孙子出生的消息,老马本来没打算往外透露,但前一天接受两个记者采访的时候,一高兴说漏了嘴。半天不到,大半个罗师庄都知道了,每个人见他都要先道句恭喜。老马本来就长着一副和善模样,这下笑容更是挂在脸上下不来了。

这个像老好人一样的老警察,就是在8年时间里,把人见人愁、治安混乱、本地人都想着要逃离的“城中村”罗师庄,变成了有志愿者执勤、“小萌警”巡逻、新居民党支部的和谐标兵社区的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和“浙江骄傲”。

老马在警务系统内外所得的各类市级、省级、国家级荣誉,可谓是“拿到手软”,这里就不罗列了。也许有人会奇怪,当了22年警察,其中8年都贡献给了一个小社区的老马,是怎么能被天上掉下来的那么多光荣称号砸中的?莫非罗家庄有什么特殊之处,又或者老马本人有何玄机?

也是,也不是。罗家庄特殊在于其超过八成的外地人口和高流动性,以及建成于本地经济转型期的关口上,导致问题格外突出,普通则普通在它所面临的麻烦也是每个“城中村”都熟悉的:治安刑事案件高发、人员复杂底细不明、各类小型矛盾突出、一盘散沙导致治理困难……

老马呢,外表来看是个再普通不过的老警察,但能让公认的治安乱点发生改头换面的变化,一跃成为邻里关系比一般城市社区都和谐的地方,几乎完全靠的是他个人摸索出来的办法和他一肩挑的、持之以恒的努力与付出,这也不是人人做得到的。别说8年前,就是在基层治理攻关这么多年下来的现在,老马的“先进经验”也有着丰富的含金量。

罗师庄警务站办公室的墙上,挂着一张罗师庄治安分布图,上面密密麻麻地标出了罗师庄社区的每一幢房子,房主的姓名一一注明,企业、商店、摊位甚至流动的修车摊位,也写得一清二楚。

这都是老马一家一家手记下来,再绘制的地图。这种一步一步爬格子的方式,就是老马初来乍到时“攻克”罗师庄的方式:自掏钱买一台10多斤的音响设备,手举电喇叭,每天徒步一个多小时走街串巷,喊着宣传安全防范知识,让每个人都认识自己;不分昼夜挨家挨户登记,几次甚至十几次上门做工作,“死磕”住家直到每家每户都同意登记租户身份信息……

“苦啊,那时候是真苦,”老马回忆起来十分耿直,一点也不遮掩,“我用的是最笨的办法,但这个地方你不用这个法子,那是拿不下来的。”

2008年8月老马刚来时,罗师庄面积只有整个派出所辖区的五十分之一,报警量却占到全所的三分之一强,刑事案件发案数也超过四分之一。前面来的几个驻站警察都“抓瞎”了:没人知道罗师庄究竟有多少人,都来自哪儿,其中有多少可疑分子。治安一度乱到光天化日之下当街斗殴的地步,而村民们家家开着几十个出租屋,却没有人愿意向公安机关通报一句,等到案发往往已为时晚矣。

为了争取村民的合作,老马一面走街串巷,一面在村头巷尾张贴宣传品,分发了1000多张警务联系卡,设置了几十个警务公开栏,还向当地村民送了4000多个简易报警器。磨破嘴皮,跑烂脚底,日积月累下来,人们对他的信任终于一点点涨起来。

至今,罗师庄警务室的文件柜里还放着几个标记为2009年的出租信息记录本,上面全是老马挨家挨户一笔一划写下的登记信息。记者问实际用到的本子是不是有几倍之多,老马瞪起眼睛:“几倍?十几倍都不止!我那时候家里一橱一橱的,连衣箱里都装满了!”

刚来时的老马,是个“光杆司令”,但这些年下来,他手下已俨然有十几支小部队了:一度是本地小混混帮头的小黑,现在带领着老乡帮帮团,常年负责维护社区新来流动人口的秩序;小学年龄的外地居民子女,每周六上午会到罗师庄警务站3楼的“阳光假日小屋”,度过一个有学习、有小伙伴儿、有穿上小制服巡逻任务的周末;遇到法律争讼的居民,会自觉地通过警务站联系上陈之华律师带领的“律师在身边服务队”,咨询自己的麻烦该怎么处理;经济不景气时丢了工作的外地人,每周到警务站的免费职业中介区看看,或许能发现一份新工作……

不夸张地说,从情感婚姻、职业咨询、劳动争议、家庭教育到医疗救助,一个安家在罗师庄的人日常可能遇到的一切需要向外界求助的问题,几乎都能通过罗师庄警务站找到解决之道。这个人力有限的小站,对外连结起了数千人规模的庞大社会资源,运转在这片社区的上空和地下,而它们的中心,就是马长林警官。

“这不是靠我一个人的,靠我怎么靠得过来哟。”说到这里,老马就开始摆手,说自己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群众工作”,这个有些听滥了的词,在他这里好像也有了不一样的意旨。

“坚持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用老马的大白话来解释这句话:“群众工作就是,群众他需要什么我就帮他做什么,那么我们叫他们支持我们的工作,肯定支持的呀。”

在这个原则的指导下,老马在警务站做了很多看似并不属于警察工作的分内事,但对于生活在罗家庄的人来说,却解了燃眉之急:外来务工常遇上劳动争议,需要律师;流动人口的医疗需求不小,常常需要医生出诊;两个人都在打工时,孩子丢在家里没人照顾,出去玩又担心溺水、火灾……

但老马就像个军师,做这些事并不是想起什么做什么,而是胸中自有一杆秤:“很早我们就发现,小孩放暑假的时候,小的案子发案率就上去了,什么溺水的、玩火的、小孩乱扔垃圾的、打架的,吃不消的嘛。办了阳光假日小屋以后,这个发案率确确实实好转了不少。”

他做的更多的事是“借力”,将已经存在的医疗、法律资源争取过来,跟居民的需求对接上,又让积极的居民们自己出面成为志愿者,互相援助,互相服务。

“我之前说把老百姓当主人,主人就是要有主人翁的意识,要承担自己的责任,但你需要的事情我们可以帮你做。如果我不帮你,你为什么要支持我工作?你自己开店还来不及,上班还来不及呢。群众工作就是这样的,一开始是苦出来的,后来就慢慢好起来了,因为有人帮忙。”老马总结说。

最重要的是,罗师庄的人心安定下来了,社区内有连带共同体感了。做过社区工作的都知道,这是千金万金也买不来的难得局面。湖州市公安局内有人戏称这是老马的“朋友圈”,比一般人的朋友圈要强大不知多少倍。

我们也曾问过老马,这都是你无私奉献、执着追求才能得来的局面,会不会担心不可持续?老马嘿嘿一笑:“我已经带了徒弟。”

原来,早在罗师庄之前,老马就是出了名的磕硬骨头的警察,上级领导最爱将他往麻烦多、问题深的基层社区派,而他也总能处理得妥妥帖帖。但在罗师庄呆了8年下来,老马已经跟这里的人有了深厚的感情:“我退休之后也要留在这里!”领导也跟他妥协了,新的麻烦不再派他去,而是派跟了老马一段时间的徒弟过去驻站,老马远程指挥。

罗师庄警务站的文件柜里,整整齐齐摆放着许多本《马长林361°工作法》的小册子。爱思考爱总结的老马,早就将自己的工作心得总结成为一套完整体系,通过省市公安机关的内部培训班、经验交流会、宣传材料等渠道与其他干警交流。他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能看到其他人能够行之有效地将这套体系运用到工作中,为更多的基层社区带来稳定和繁荣。(记者 刘茸)

编辑:小美

Copyright © 2016 www.msme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