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视 > 分享  >  正文

女子养水蛭当宠物买活鱼供其吸血 被家人骂变态

2016-11-24 11:21:08

  鳄鱼、毒蛇、狐狸,这样的另类宠物,在宠物圈里有个统一的名称——异宠。现在,它们却已经无法登上当红“异宠”的榜单。当下,蓝环章鱼、水蛭、箭毒蛙开始成为异宠玩家的新宠。越来越多的神秘生物作为宠物,出现在日常生活中。为什么会有人敢养它们,它们和饲养者之间有什么样的故事,北京晨报记者对异宠市场和饲养群体进行了调查。

  ■名词解释

  异宠即另类宠物,最先出现于欧美等地和日本,之后进入港澳台地区,并在近年来逐步进入大陆市场,彻底打破了猫、狗、鸟、观赏鱼类、花卉所构架的宠物市场传统格局,成为年轻人喜好的新宠,其优点无外乎占用时间少、开销低廉、形态个性新颖。

  1

  “我做了个懦夫,把蛇偷偷放生”

  秦奋是一名大三的学生,他在课余生活中经常在一些异宠论坛中闲逛。不时会回复一些新玩家在论坛中提出的问题。“我之前养过蛇、变色龙,但是都没有坚持下来。”说起来自己的异宠之路,他有些不愿意启齿。“就是想显得自己与众不同呗,”他说,“第一个异宠是同学不养的变色龙,我接手过来,因为家里人害怕,很快就送走了。从那之后,我就开始饲养异宠。也谈不上喜欢,就是觉得大家会觉得我很酷,很有面子。说白了,就是虚荣心。”他说,大一刚开学时,在官园市场内买了一只玉米蛇。“200块钱,店家送了一个透明的盒子。当时蛇很小,大概有个二三十厘米,弯弯曲曲地盘在盒子里。养了几个月之后,蛇长到了将近八十厘米,身子长了近三倍,我就有些害怕了。”秦奋告诉记者,随着蛇越养越大,家里人反对的浪潮也越来越高。“都让我尽快将蛇处理掉。尤其是在我被蛇咬了之后。”

  秦奋说,虽然这种蛇没有毒,但还是会咬人,尤其是在清理笼子、喂食和拍照的时候。“有一次,我正给它喂食。刚将手伸进笼子中,可能是无意间碰到了它,它反应很激烈,特别迅速地咬了我的手臂一口。伤口马上就流血了。”秦奋说,被咬后他很紧张,马上到医院检查,打了破伤风针消了毒,才安心一些。“此后只要是需要将手放进盒子,都会戴上一个厚厚的橡皮手套。‘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感觉我算是体验到了。”

  秦奋有些无奈地说:“我做了一次懦夫,把蛇放生了。”趁着一个周末,秦奋和家里人带着蛇一起到香山公园。在僻静之处把蛇放了出来。“眼看着它向草丛里爬走了,那感觉很复杂,解脱的同时也有些惭愧。”秦奋说,自此之后只要看到私自放生的新闻,都觉得是对自己的一种谴责。“知道这样做不对,但不知道这条蛇要怎么处理。直到现在,我依然很惭愧。要是想养异宠,真的要想好了再行动。”

  2

  “取蟑螂的时候最难受”

  异宠的“真爱粉”橙子告诉记者,他饲养过蜘蛛、蝎子,现在对变色龙情有独钟。橙子说,养蝎子、蜘蛛有一定的危险性。“所有的蜘蛛和蝎子都有毒,商家总说保证无毒无害,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要是被蛰了,一定要去医院进行检查治疗。”橙子说,自己如今是变色龙的“真爱粉”,养了10年。

  橙子饲养的变色龙是“鬃狮”,主要食用虫子。“变色龙跟饲主没啥互动,很少运动。”橙子说,最让他难受的是喂食这个环节。“鬃狮一般情况下吃蛐蛐就可以。但如果希望它长大些,就要给它补充营养。现在吃得最多的营养品是活蟑螂。”橙子说,自己非常怕蟑螂,尤其是活体。“我每次都从熟悉的宠物店买‘杜比亚’品种的蟑螂,将蟑螂放在单独的一个盒子里,放上一些菜叶子,养起来。每次需要给鬃狮加餐的时候,就从盒子里拿出来几只。”橙子说,这是他最痛苦的过程。“最怕蟑螂,却被迫养了这么多年蟑螂,直到现在,每次从蟑螂盒子中取蟑螂,那感觉仍是最恶心的。”

  不仅如此,养异宠所需要的花费也不在少数。“鬃狮在变色龙中不算贵的,很多人买。幼崽大概在五六百元,而成形的或者养得很大的,则需要几千元。”橙子说,此外,养变色龙还需要专业饲养箱、保温灯光、箱内装饰等。“接下来买食物以及养护等开销都花费不菲。一个月至少要五六百元。”

  3

  “养水蛭当宠物是一条孤独的路”

  李丹是一名普通的白领,但是她的宠物却不普通,她在家中饲养了两只水蛭作为宠物,这种宠物的俗称,其实就是“蚂蟥”,一种吸血生物,软趴趴的,老一辈人对这种生物恐怕都有着不愉快的记忆。

  记者几次联系李丹希望到家中看看,都被她婉拒了。通过她提供的照片,记者看到两只水蛭在一个透明的盒子中,看起来只有三四厘米长。黄色和黑色相间的身子上,满是一圈一圈的花纹。“我并不觉得自己养水蛭有什么问题,周围朋友太大惊小怪了。”李丹说,她是网上购买的活体水蛭,已经养了半年时间。“水蛭的确是靠吸血为生,但并不意味着就要吸人血,反正我不会用自己的血饲养。”李丹称,自己也被水蛭吸过血,但是并没有感到疼痛。“水蛭在吸血的时候感觉是个吸盘吸住手臂,并没痛感。因为它在吸血的时候会同时释放一种麻醉剂,所以就不会疼。”

  李丹称,水蛭的饲养很简单,买一些活鱼就可以了。“水蛭吸血之后,鱼也不会死亡,并没有想象的那么恐怖。”她每周都会买来新鲜的鱼供水蛭吸血,更新换代的鱼则会做汤或者红烧吃掉。

  说起来为什么饲养水蛭,李丹说“仅仅是个人爱好”。“我们饲养水蛭的人建立了一个微信群,人数从年初的十几人,到现在增加到了三十多人,其实爱好水蛭的人挺多。”但她的想法却不被家人认同,“家里特别反对我养水蛭,觉得很‘变态’。我把水蛭养在自己的屋子中,父母抗拒得都不肯进屋。”李丹说,“不得不承认,养水蛭当宠物是一条孤独的路。”她承认,水蛭和人全程没有任何互动,“日常活动就是偶尔的蠕动,在吸血的时候会胀大,随着时间过去,慢慢再消化,变小。唯一的互动可能是在我换鱼的时候,需要带着胶皮手套将它们暂时从水缸里拿出来。”李丹称,但出于一种莫名的感情,她仍会坚持养下去。

  北京晨报记者 张静雅

  ■专家观点

  饲养放生存在威胁建议出台法律规范

  对于异宠的饲养,饲养者们在接受采访时都表示了相同的担忧,“怕被举报”。金龙告诉记者,饲养异宠如果被人举报,警方很可能到家中没收宠物。“因为饲养者无法提供宠物来源证明,即便是人工繁殖的,但没有证据,警方也会将宠物没收。

  北京市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田主任表示,入夏以来已接到了多起求助电话,多数都跟鳄鱼有关,因为饲养者看到鳄鱼越长越大紧急求助。“原本都是当做宠物养的。”田主任说,当宠物养的主要是泰国鳄和凯文鳄,野生泰国鳄能长到4米,不适合当宠物。而且外来物种可能会带有疾病,其本身有抗体,但是会传染给本地物种。

  田主任介绍,猕猴、球蟒,狐狸,都曾经有人当宠物饲养,后来无力饲养又悄悄放生,实际上这些动物无法在放生环境中存活,很快就会死去,放生成了杀生。“如果是外来物种被随意放生,会对周围的生态平衡造成危害,比如一些蛙类。不仅如此,一些剧毒或危险的生物如果被饲养或者放生,还会对饲养者和市民造成严重威胁。”

  针对异宠的管理问题,田主任说,目前我国的法律还存在缺失,没有细致规定,“还是呼吁相关部门尽快出台新的法律规定,让异宠饲养有法可依。”

  ■异宠现状

  更新换代太快 新型异宠当红

  在一家北京连锁的大型宠物商店,最近这俩月,除了猫狗之外,卖得最快的小动物,不再是兔子、貂、仓鼠、松鼠等常规动物了,而是一种叫“飞鼠”的小东西。小家伙很黏人,明明是夜行动物,白天一样很活泼,偶尔真会从笼子里“飞”到客人的肩膀,在身上爬来爬去。这种“飞鼠”,学名叫鼯鼠,前后肢间有飞膜能帮助滑翔,销售人员说很容易驯化,平常的主食是水果与特制的鼠粮。

  金龙是一名异宠界的资深玩家,2004年开始养蛇,2008年迷上了变色龙,类似鼯鼠、眼镜猴这类的萌系动物他是看不上的,但作为爬行宠物圈的“老前辈”,说起流行的异宠,他依旧是感叹“风云变化太快”。“十年前,蛇、变色龙、大蜘蛛都是流行异宠。五六年前,很多人开始玩儿鳄鱼、狐狸。从去年开始,一些剧毒的海洋生物和热带生物,比如章鱼、蛙类突然流行起来。”

  金龙说,异宠的圈子中,很多人都是在追逐潮流和互相赶超。“流行的异宠更新换代很快,鳄鱼、蛇的饲养者之所以减少了,原因很简单,互动性小、关注度不高,谈资不足了。很可能到了明年,毒章鱼也将变得不新奇,会有更怪异的宠物出现。”

  他口中的毒章鱼,指的是蓝环章鱼,海洋生物里的“毒王”。北京晨报记者通过搜索找到了几家售卖蓝环章鱼的店家,这些店家都在商品描述中明确表示自己售卖的是活体蓝环章鱼,售价多为180元,最贵的也有卖到上千元。出售的商家告诉记者,章鱼销量“很好”,是“抢手货”。此外,店家还承诺“到货包活”,一些店家甚至在商品描述中明确炫耀——“蓝环章鱼与箱水母并称为两种最毒的海洋生物,它体内的毒液可以在数分钟内置人于死地,目前医学上仍没有解毒的方法。”店家称,之所以大卖,和它的毒性也有很大关系,“很多年轻人就是喜欢刺激的感觉。”

  养异宠的人越来越多,能坚持下来的不多。很多人都是图新鲜,养几天就算了。如果养上四五年,那估计是真爱。

  ■记者调查

  商家不留现货 先付订金再取货

  近年来,对地下的异宠交易,市场层面乃至森林公安系统的监管均在加强。记者的一个朋友,做了多年巴西大鹦鹉与非洲蜥蜴的生意,去年也彻底转行改卖奇石了,即便是人工繁殖的也不行,这类动物就不能买卖与饲养。异宠交易几乎完全游离于阳光交易之外,很多品种涉嫌走私并与动物保护法相抵触,即便是安全的动物,也可能带来卫生防疫的麻烦,对经营者而言,至少是超范围经营。

  在金龙的带领下,北京晨报记者来到了十里河花鸟鱼虫市场。他带着记者来到了市场内一家出售热带鱼的店铺。该店铺内只有热带鱼出售,并未看到有异宠的身影。“在前两年,鳄鱼、蜥蜴都直接摆在店里卖,我们都是直接在这里买,然后装笼子里就拿走了。和老板问价的时候,我们都把异宠叫做货,显得比较专业。从前年开始,店铺就把货都藏了起来,只有老熟人才会给看。从今年开始,他们都不把货放在店里,只是在交完订金之后,才会约好时间地点,再交易。”

  金龙说,自己曾经在这里买过一只变色龙,算是熟客了。“店家基本上不做生人的买卖。至于为什么,一是现在查得紧,货本身也少。二是,生人不懂行,后续饲养会有很多麻烦。”金龙一边介绍一边说,现在异宠的价格和原来相比变化很大。“原来鳄鱼最抢手,贵的时候一只普通的东南亚鳄鱼能够卖到两三千块。这两年,鳄鱼不抢手了,几百块钱就能拿下。”

  进到店中,店家看到金龙,主动迎出来打招呼,询问他要买什么。这名姓吴的老板拿着手机说,“有什么新东西你看我微信就知道了。店里什么货都没有,市场查得很紧。拿出来不方便,要是被看见,就要罚钱的,东西还要没收。”随后,记者又走访了数家私下出售鳄鱼、蜥蜴、蛙类的商家,他们均表示店内不存现货,交付订金后才发货。

  金龙说,现在养异宠的人很多,但是无法可依。目前我国有《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和《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对饲养动物进行了具体规定。“如果养的不是野生的,都是人工饲养的,这样也不行吗?在国外,野生的保护动物不能饲养,但人工繁殖的并不受到限制。”他希望,未来能有相关的司法解释出台。

  “知音”扎堆微信 朋友圈里交易多

  如今,异宠玩家们购买和出售手中的异宠,基本都从见面交易变成了线上交易。玩家们根据所饲养的宠物种类,分为多个专业小圈子,通过微信群进行交流或者交易。

  记者看到,在一个叫做“蛛蝎”的微信群中,玩家们将自己饲养大蜘蛛、毒蝎子等宠物的心得和照片在群内分享。“看我的雨林蝎,黑亮黑亮的,漂亮吧。”一名玩家将家中的雨林蝎照片发至群中。很快,一名玩家贴出自家的黑粗尾蝎照片。接下来的三分钟,玩家们已经聊出了上百条信息。

  “这个微信群就是像前几年的贴吧,大家都是喜欢养异宠的人。说实话,养蝎子这样的爱好,一般人不太容易理解。”小薛是从7年前开始养异宠,先后养过蛇、蝎子、变色龙,最爱的是蝾螈。他有些无奈地说:“家里人特别不能接受我养这些,身边的朋友也觉得我是在装酷,而不懂我是真的热爱,有时候觉得挺孤独的。但是进入这个微信群之后,我找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大家一起交流心得和感受,特别开心。”他称,在异宠圈内,玩儿鱼的、珊瑚的、毒虫的、爬行动物的,大家都有相对固定的微信群,“是各类玩家聚齐的地方,玩家也愿意在微信内交易”。

  记者在一个蛙类和蝾螈玩家扎堆的微信群中看到,有人将一些市面上少见的蝾螈品种在群中明码标价出售。“浓郁橙红,大亚成体公一枚,颜色不错很匀称,指甲全品,考虑尝试饲养繁殖的新手首选!”一名玩家在群中进行发布,全是行话,外人是听不懂的。

  也有人在群中高价求购自己喜欢的品种。记者看到,像是目前大热的箭毒蛙、金箔箭尾蝾螈都处于“有市无价”的情况。“重金求购箭毒蛙”,群中不时有人发布此类求购信息,虽然讨论的人很多,却没人能提供货源。

  在朋友圈中交易也存在一定危险。“身边的朋友曾经交了8000元要购买一只‘国王变色龙’。钱一转账,就立马被对方拉黑了。”小薛说,他现在只和熟悉的人在微信上交易。

编辑:小美

Copyright © 2016 www.msmei.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