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视 > 观看  >  正文

去年中国“老漂族”近1800万:诊不便住不惯

2016-11-24 16:46:39

  随着我国城镇化步伐加快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流动老人已成为一个庞大群体。国家卫生计生委日前公布的《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6》(以下简称《报告》)显示,2015年我国户籍不在原地且离开户口登记地半年以上的60岁及以上的流动老年人口数量接近1800万。

  半月谈记者采访了解到,照顾晚辈、养老与就业是这一群体选择流动的主要原因。尽管大多数流动老人能较好地适应新环境,但也有不少老人的生活面临着诸如难以融入城市生活、医疗住房难得到保障等现实难题。专家建议应对流动老人群体给予充分重视,并采取有效措施化解他们的现实困难。

  为了晚辈,咬牙也要坚持

  子女在城里安家落户,父母进城照顾孙辈是不少流动老人进城的最主要因素。《报告》显示,为照料晚辈而流动的老年人口占流动老年人口总数的43%。

  今年62岁的张振辉和老伴育有一儿两女,儿子大学毕业后,进入广西南宁市一家房地产企业工作并结婚生子。早在2013年,张振辉就和老伴从广西贺州市老家来到南宁照顾即将分娩的儿媳。眼看孙子即将上幼儿园,夫妻二人准备先回老家。前不久他们又当上了外公外婆,回去正好帮二女儿带娃。但这其实也是个借口。

  “从南宁到贺州坐动车要4个小时,我们老两口经常要两地跑,说不累是不可能的。在南宁生活的时候,除了买菜做家务就是带娃,儿子儿媳下班后也很少跟我们交流,除了晚上看看电视,最大的乐趣就是带着孙子在小区里玩了。”张振辉说。

  在重庆市渝北区北城国际小区里,每天下午都能看到很多老人推着婴儿车在院子里散步,随着二孩政策实施,为照顾孙辈离开老家的老人越来越多。来自湖北省孝感市的58岁的王芳(化名)就是其中一位,从女儿怀孕开始,她就来到重庆生活。王芳说,现在的孩子们负担重,女儿考上大学好不容易才在大城市安定下来,工作特别忙,如果没有老人帮忙照顾,肯定不行。按计划,她要一直照顾小外孙到3岁,到孩子上幼儿园了才回去。这段时间里,她老伴一个人留在老家生活,有空了就来看看外孙,一方面是因为丈夫不习惯这里的生活,另一方面,也是最主要的原因:女儿家住房面积有限,住不下。

  王芳对记者感叹:“现在照顾小孩太累,讲究太多了!吃的东西从奶粉的选择、冲泡方法,再到碗筷的消毒,女儿都有要求,我一辈子都在农村,特别不习惯。我也快60了,身体毛病也不少,可再不适应,为了帮女儿,也得咬牙坚持。”

  进城养老,却未必能享福

  与此同时,养老也是老人流动的一大原因。与自行异地养老的老人相比,有的老人为与子女团聚来到城市,却发现自己很难融入当地生活。71岁的老人许守业从河南新乡农村老家搬到重庆生活已经2年了,他有四个女儿,一个儿子。儿子从西南大学毕业后进入重庆政府部门工作。原本许守业一直在老家生活,前年老伴去世后,儿子将他接到重庆来养老。

  见到许守业时,他正一个人坐在小区长凳上晒太阳,离他不远就有不少的老人聚在一起打牌、聊天,许守业显得很孤单。老人操着河南口音说,重庆话他听不懂,在这里没有朋友,整天就跟坐牢似的,现在都不愿意出门了。“儿子也不愿意我出门,害怕我走丢,整天待在‘鸽子笼’里,把我都快憋出病了。”

  “还是村子里好,人都认识,有人说话,待在这里着急啊!”许守业说,都说城市生活条件好,但人年纪大了,有口饭吃不饿,再有点事干就够了,在农村还能捡点柴火、喂喂猪,在这里啥事都干不了,太寂寞了。“与儿子儿媳妇交流也少,他们晚上回来都有自己的事,说不了几句话,也没有孙子可以带。”老人说,2年来他每次提出要回老家,儿子都跟他发脾气,说他不会享福,回去了让老家人骂他不孝。“你说这是享福还是受罪?”

  与本地老人相比,流动老人没有自己的亲友圈,生活范围很小,不少人感到孤独寂寞。今年68岁的山西人胡丽萍说,进城后生活有些憋屈,矛盾反而多了。我们老了,生活习惯啥的都和他们年轻人格格不入,他们花钱大手大脚,我看不惯,要他们算计着花,他们就不高兴,说挣钱就是为了花的,让我们别瞎操心。

  发挥余热,生活更充实

  在流动老人大军中,不少人选择了“退而不休”,他们或出于经济上的考虑,或出于充实生活的目的,在异地重新寻找了一份工作。68岁的张坛秀当了一辈子裁缝,前些年她逐渐退下来休息了。不久前,她的儿子在广西贺州市区盘下一个早餐店,不服老的她又主动提出到儿子的店里做事,每天早上到附近农贸市场采购食材,有时候还帮忙收拾碗筷和收银。

  “现在孙辈也不需要我照顾了,虽然说我一个人在老家也能跟邻居的老人串串门、聊聊天,但儿子除了开店,平时还要忙别的工作,再说我现在身体也还算健康,所以就帮忙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哪天真要彻底闲下来了,那才真是‘活受罪’呢!”张坛秀说。

  68岁的张国辉从公务员系统退休后闲不下,又到亲戚兴办的一家日化企业担任财务总监。前几年,这家企业在外地新建了一个厂区,他经常往返外地协调各种大小事情。虽然奔波但却乐此不疲。“退休以后闲得心慌,到企业做点事情算是发挥余热吧。最主要的是,这样才觉得自己还没有被这个社会遗忘,充满精气神地活着。”

  关爱流动老人需形成合力

  西南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邹顺康认为,远离家乡,脱离了自己原有的朋友圈,大多数流动老人的生活都比较孤单,甚至孤独。此外,由于我国社会保障机制尚不健全,一些流动老人的异地生活或多或少会遭遇就医、社保等问题,最突出的就是不能享受城市居民同等待遇。

  邹顺康说,解决这些问题,一方面需要有关部门给予充分重视,采取切实的行动,如提升社会保障制度的覆盖面,将地区社保普惠到流动老人群体上,尽快打破地区之间壁垒,实现异地医保等在全国的“联网、联通、联动、联保”等。

  另一方面流动老人及其子女自身的因素也很关键。与父母相处,需要年轻人多讲孝道,遇到问题多与父母沟通,不仅关注老人的物质生活,更要重视他们的精神生活,多一些陪伴。

  专家认为,老年人口流动并不是一个孤立的社会现象,它涉及人口学、社会学、老龄科学、社会工作、社会政策与社会保障等领域,当务之急是制定适当的社会服务方案,加大对这些家庭的支持力度,同时引入社会工作者参与提供相关服务,将这一群体纳入到城市公共服务范围内。(半月谈记者 钟泉盛 陈国洲 吴小康)

编辑:小美

Copyright © 2016 www.msmei.org, All Rights Reserved